主页 > 典故

私房故事:马的战争

时间:2019-08-11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掌柜在读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在南北朝这一章中,钱穆先生说到了马。

 

马真的是中国一个大问题。

 

在冷兵器时代,马是最重要的战争工具:骑兵的战斗力是步兵的几倍,骑兵军团更是几十倍于步兵。所以,中国古代战争往往拼的就是马。有马战胜无马,马多战胜马少。

 

从夏开始,中华民族在文化上开始崛起,这种崛起一方面让中原人团结起来,另一方面又画地为牢让我们和周围孤立起来——真的没办法,这是无法两全的,福祸相依。

 

从商代开始,我们开始形成以商业为中心的城镇。到秦代,形成职业官吏管理的政权。农耕让我们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相比有更强的对土地的热爱,有更强烈的地盘观念,也把自己牢牢地困在了自己的田里。

 

赶着牛的汉人开始被骑着马的北方人欺负。我们既跑不快,又跑不远,还把大量财富藏在家里,等着人家来劫掠。

 

整个战国,最大的军事变革就是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从此,随着廉颇、李恢这样一大批骑兵将领的出现,汉人又重新找回自信,甚至取得了对胡人战争的主动。

 

但是,马的来源始终是个头痛的问题。

 

马是喜欢寒冷的,马需要草原,真正的战马需要野性。这种野性一旦到了我们汉人的生活区,就会退化,而且马在农耕地区因为气候不适合特别容易生病。

 

鹰和马,这是北方的象征,鸽子和驴是南方的吉祥物。其实,这是气候的原因。气候影响了我们的性格。

 

汉朝的时候,中国的战马主要依赖进口。只要有马,我们汉人是不惧怕北方民族的。但是,只要北方民族实现了统一,他们立刻就会对我们进行贸易控制,控制跟我们的马匹交易,我们因为缺少战马就会很快陷入被动。

 

这就是汉朝的起起落落。马背上的汉朝始终走得跌跌撞撞。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中。

 

但是,马的问题也成为我们的救命稻草。

 

历史上,淮河一次一次拯救了我们汉人。每次凶恶的北方人骑着马走到这里,马就开始拉稀;再往南走,马就开始大量生病;不信这个邪的北方人,走到长江边,马就会大量的死亡。淮河成为草原民族战斗力的分水岭。

 

最终,形成了南北朝的格局。

 

有马骑,汉人也很牛,没有马,草原民族也就不再凶恶。冷兵器时代,马是个大问题。

 

点击 阅读原文 或者下面菜单中的网店,就可以进入掌柜的店铺,跟着掌柜走北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