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典故

对话“高榕三剑客”:拥抱科技,创造美好生活

时间:2019-09-08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回溯了高榕创办至今五年历程:团队从最初的三位创始合伙人成长为40余人规模;高榕管理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规模折合约150亿人民币;许多家高榕被投企业成长为各自行业的领军者,已有8家被投和参股企业完成IPO,超过20家企业成长为独角兽。

“过去五年高榕完成了从0到1的第一个阶段,也是高榕自身作为创业者,有了更好的同理心来理解创业者的五年。”张震分享,下一个五年,将是高榕从1到10的阶段。“我们希望去做什么?我们希望去拥抱科技,拥抱变化,通过参与优秀的科技企业、优秀模式创新的企业,去创造美好生活,创造长期价值。

分享峰会上“新经济100人”创始人李志刚与高榕创始合伙人张震、高翔、岳斌进行的深度对话。“高榕三剑客”分享了过去五年创业的感悟,消费、技术、互联网领域未来的新机会,以及高榕的未来。

李志刚:各位高榕优秀CEO们,我是“新经济100人”创始人李志刚,我今天给大家主持这场“高榕三剑客”的对话。先问一下三位,你们作为一个创业者,在过去五年来,你们自身有什么样的感受?

对话“高榕三剑客”:拥抱科技,创造美好生活

张震:我们是投资人,也是创业者。我觉得创办高榕的五年,让我有一个更深的体会是换位思考,我们虽然是一个新的机构,但并不是一个新的投资人,我们原来有十几年的投资经验,我和高翔都是2002年进入风险投资行业。过去见了很多创业者,但当我们真正自己变成创业者的时候,我们才对创业者有了更深的体会。怎么选择优秀的企业?我经常用三个维度,第一是Vision,第二是组织力,第三是执行力。当我们回头看自己的时候,每一个维度都在不断挑战自己,我们的Vision是什么?组织力怎么搭建,执行力怎么落地?

过去我们做投资有点像盲人摸象,有的时候摸到脑袋,有的时候摸到尾巴。只有我们真正跳入创业大潮,我们经历这一切以后,我们才会对创业、对企业有了更深的认知。所以我认为这五年创业的经历,对于我的投资生涯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财富,也可以让我们有一个更好的同理心去理解在座这些创业者。

对话“高榕三剑客”:拥抱科技,创造美好生活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

岳斌:五年的时间过得很快,如果现在回头看五年之前的那个时间节点,我对世界的认知、对创业的理解,包括对科技发展趋势的理解,和今天相比差得很远,所以五年的时间,从个人角度是进步很大的。

我也看到了过去五年我们一起共事的很多优秀的创始人们,大家的成长进步非常大,我心里非常开心。这中间经历了很多觉得很辛苦、对自己心力有挑战的时候,也会有受到挫折的感觉。但五年过去了,我看到整个事情进步非常快,个人提高也很大。我是这样的感觉,我也真心的希望在座每一位朋友都是这样的感觉。

高翔:我觉得创业以后很大一个变化是心理的变化。我们在前一份工作的时候,做很多决定就像是在海上航行,但是过去我们能够看到岸。你能看到岸的时候,你的决策和心理状态是不一样的。

自己创业以后,我觉得是看不到岸的,你在大海中什么也看不到。这时候你做决策的心理状态是,手上只有一个指南针,而且指南针的方向还不确定。所以,你对于你自己的方向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念,这个过程中拥有一个好的团队、好的伙伴的支持,这是创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我过去五年最大的体会。

李志刚:岳总,我知道你投了很多人工智能的公司,你觉得在技术领域会有哪些趋势和机会?特别是未来两三年可能是一个技术的瓶颈期,那么未来大的机会将在哪些领域诞生?

岳斌:科技真的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理解越深,你就会看到更多的可能性,越会愿意为之做出更大的努力和付出。

对话“高榕三剑客”:拥抱科技,创造美好生活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岳斌

最近我系统地梳理了我们对科技的看法。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人工智能,但是我们所有人可能都仍然低估了人工智能接下来带来的影响,这就是我的看法。

即便在人工智能行业,也分了很多不一样的领域,我指的不是商业落地的领域,而是技术路线以及技术路线背后可能带来的潜力。在座做人工智能相关创业的朋友,我们平时交流很多,在某些特别前沿的方向上我们有共同的理解和思考,我也对大家充满了尊敬。

纵观整个人工智能,如果对计算机视觉、NLP、自动驾驶、AGI等各个领域的技术路线都有理解的话,你就会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趋势。好像各个领域的技术细节不同,最后整体的技术路线演进又是类似的。我们投资的这些优秀公司,为什么他们能在各自领域的实际应用中能做到最好?我发现他们在算法的宏观思路上是相通的。技术路线的演进背后有很多发人深省的地方。

最近我也在跟团队说,不久前大家可能都看了一部很好的电影《流浪地球》,推动人类能够跨越星际、寻找到新的家园,什么技术最重要?那个星际发动机当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人类学习进化的速度,能够实质性推动人类智能进步的技术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人工智能,这是我一点粗浅的看法。

李志刚:谢谢岳总,岳总讲的非常好,对于未来技术、人工智能的路径。下面请高翔总谈一谈,你觉得在人口红利和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之后,会出现哪些新的机会?

高翔:我一直相信永远会有新的流量诞生,可以从三条线索来看这个事情。

一是内容。今天大家可以问问自己,我们是不是已经有足够好的工具获得足够好的内容?你知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你可以用搜索引擎;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你可以用类似头条的推荐算法的产品。但今天的内容获取其实还没有达到最终效率的形态,未来有可能是,我们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所以我们能获得更好的内容,就像虎博现在做的事情。内容这条线上一定还会有新的机会诞生,可能跟人工智能的结合会带来非常大的不同。

对话“高榕三剑客”:拥抱科技,创造美好生活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翔

另外一条线索是人。今天我们为什么谈00后?因为00后是随着移动互联网诞生的,他们的信息处理方式跟我们这一代人,甚至跟80后、90后都有很大的区别。对于00后来说,怎样的娱乐方式去满足他们,这里面还有很多机会。

现在00后有一种习惯是我们在座都没有的,叫无声连麦。他们可以两个人打着电话,五六个小时一句话也不说,可能只是在听对方背景声,觉得有一个人在陪着他,他后面有一个平行世界跟他在一起。背后的原因是,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对这些新的年轻人来说,一定会有新的娱乐方式去满足他们。

第三个线索是硬件变化带来的巨大革新。比如手机,我认为5-10年后一定会有一个新的产品,让我们不再用手机了,比如AR等。当新的硬件来临的时候,又会有一大波新的创业机会。

从流量的角度来看,从这三条线索大家可以发现一些新的机会。

李志刚:在当下资本环境下,张震总,创业者与资本市场的结合应该有怎样的建议,包括融资结构、要不要IPO上市等,你的看法是怎样的?

张震:我记得四年多前,我们第一次CEO年会的时候,我就跟大家分享过一句话,我认为到今天这句话还是对的。那时候我跟雷军交流,雷总说公司死掉99%是因为没有钱。即使你的团队出现了困难,或者方向出现了困难,但如果有足够的资金能够帮你续一条命,你依然有机会。所以资本在创业公司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

大家去做资本运作或者融资的时候应该有什么考量呢?我认为是你一定要给自己备足未来12-18个月的资金,你才具有一个安全边界。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还有两个月就断顿了,下个月工资都发不上,大家再去考虑融资,这时候一定会晚了。当你真的在一两个月就要断顿的情况下,即使你是一个优秀的公司,这时候你去融资的状态肯定不是最好的。

当然融资会有很多工具,包括可转债等,怎么以稀释最少的股权作为代价,拿到比较充盈的资金储备,包括公司在什么时候应该去启动上市,这是所有优秀CEO都必须具有的一个判断和素质。

有时候资本运作上的一个失误,可能就是一个优秀的公司错过最好的时机,而沦落成为二流公司甚至最后逐渐衰落。所以我还是提醒所有CEO,公司死掉99%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钱,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现金为王,把自己的现金储备好,谢谢。

李志刚:我想问一下岳斌总,你认为过去两年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没有资本上的泡沫?另外对于当下不管有没有泡沫,你对这个领域的创业者在融资节奏上是什么样的建议?

岳斌: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对人工智能这个词的理解差别是很大的,我觉得真的很少有人比较深的理解背后的价值和力量,在这中间有一些自己正确的判断。

所以大家看到行业里比较多的现象是,当很多人在媒体、各个场合觉得人工智能很火的时候,在那个时间点钱一窝蜂地进来。等到区块链突然火了之后,有一些投资者会说不投人工智能,要投区块链,这样的事情在行业里面一再发生。

人工智能有没有泡沫?我觉得一定是有泡沫的,但是有一定的泡沫不是坏事。对于真正在做事情的一些优秀的创始人来说,我们可能处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我们也得要用好这样一个环境,可能在合适的时间点,在一些赛事或者商业落地上,我们该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不管外界是什么样的声音,我们自己内心里要有很坚定的信念,我们到底想做什么事情?我们觉得什么事情重要?我们把哪件事情做到最好?

我觉得人工智能未来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在这个阶段性过程中取决于我们怎么去做。这个领域钱也很重要,但是钱也不能买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们想好每一家公司手上拿到多少钱,我们希望做到什么样的效果,但凡有机会能够用资本来加速的,我建议大家应该积极考虑。

李志刚:我想问一下高翔总,昨天晚上跟一些CEO在聊,他们说,我们做互联网感觉是传统行业。那你对这个行业的创业者是继续坚守,还是转型方向,还是怎么拿到融资等,想听听你的看法。

高翔:我想先讲另外一个问题,我想提醒一下,大家在对待融资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应该以相对悲观的心态看待下一次融资,不要太乐观。我们在座有些CEO因为这件事情吃过亏的,在没有拿到融资之前都当他不会发生,尤其在今天的环境下,我觉得这种心态对于大家活下来的可能性会增加很多。

回到刚才的这个问题,互联网有没有变成传统行业?我觉得不能这么说,互联网还是有很多变化存在的。而且互联网跟产业的结合,也不是一个传统行业。对于转型这个问题,大家在往前走的路上发现一些困难的时候,可以有转型的考虑,这也是我们下一个环节要讨论的话题。

李志刚:好,最后一个问题,在你们心目中未来的高榕资本是怎样的?

张震:我认为高榕今天是在“从0到1”这个阶段和“从1到10”的过渡阶段,我们也希望在“从1到10”这个阶段里,整个体系制度、团队建设都能更上一个台阶。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们作为投资人,我们的Vision是什么?我们能不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能不能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我们希望通过参与到在座优秀创业公司和未来我们可能会投资的优秀公司,来推动一些使人类社会更加美好的事情,这是我们的一个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