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

哈飞汽车股权转让挂牌到期 一元甩卖仍无人接盘

时间:2019-04-14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12月18日,哈飞汽车38%股权转让挂牌到期日。截至19日零时,这一交易尚未成交。重庆产权交易所交易信息显示,如挂牌期满后尚未征集到受让方,则不变更挂牌条件,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

哈飞汽车股权转让于11月21日正式挂牌交易,此前已于11月6日结束了预披露期。

按照交易信息,此次哈飞汽车股权转让交易价格仅为1元,在哈飞集团将哈飞汽车38%股份转让后,接盘者将成为哈飞汽车第一大股东,原本持股74.81%的哈飞集团将退居为第二大股东。此外,原第二大股东、持股25%的中国航空(382)有限公司将成为第三股东。


哈飞悲情出局

哈飞集团是重庆长安汽车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而长安汽车集团是长安汽车的大股东。哈飞集团原本归属于中航科工,2009年11月,在政策引导下,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对旗下汽车业务进行战略重组,哈飞集团整体划入长安汽车集团。


“这是集团层面的项目,我们并不知情。”12月18日,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回复财联社记者称,长安汽车没有介入哈飞汽车股权转让事宜。而哈飞方面,则在记者截稿前仍未做任何回应。


交易信息显示,哈飞汽车当前财务状况仍在恶化。2017年,哈飞汽车营收2.69亿元,营业亏损5040万元,净亏损4339万元;今年1-10月,哈飞汽车营收急剧下降,仅2833万元,营业利润-4692万元,净利润-83万元。在资产方面,截至今年10月底,哈飞汽车总资产为9660万元,负债却高达77.35亿元,约为资产的80倍。


哈飞汽车也曾有过辉煌时期。2000年,以松花江牌微型面包车为主要车型,哈飞汽车年销量突破12万辆,销售收入40多亿元,被誉为“微客之王”,销量力压长安和五菱。其后,哈飞力图进军轿车市场,却因质量问题频出、市场环境变化,销量下滑严重。数据显示,2013年,哈飞汽车全年销量仅为2.14万辆;2014年近一步缩水为1971辆,哈飞就此彻底沦为长安汽车的代工厂。


而长安方面曾对哈飞汽车施以援手。2015年4月,哈飞汽车将轿车生产线及周围配套设施出售给长安福特。彼时,哈飞力图通过整合现有资产,将经营重心由整车制造和销售转变为以零部件业务、动能业务为支撑的业务板块。不过,因整车停产后,各板块及内退人员没有得到有效分流,导致人工成本居高不下,严重影响各板块自身盈利能力。


2017年12月,哈飞汽车将零部件业务转让给母公司哈飞集团;翌年,又将动能业务转让,至此哈飞汽车已无主营业务。


资本魅影闪现

事实上,除了出售资产、调整主业外,在哈飞汽车自救过程中,依稀有来自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资本闪现。


2017年7月6日工信部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第297批)》目录显示:同意“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企业名称变更为“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哈飞制造”),法人代表变更为于松涛。彼时,业界对这一变化解读为,哈飞汽车已将生产资质转移至变更后的哈飞制造。


就在哈飞汽车企业名称变更前的三个月,即2017年4月6日,哈飞制造注册成立。工商资料显示,哈飞制造注册资金高达18亿元,经营范围为:开发、生产、销售:汽车及汽车零配件。


显然,这是一家典型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而其股东方之一便是出资1.8亿元、占股10%的哈飞汽车。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唐奕丰”),则出资16.2亿元占哈飞制造90%股份。


2018年2月,哈飞汽车曾向兵装集团财务公司质押了1.8亿元的股权,现在看来,疑是为注册哈飞制造而用。至于金唐奕丰,似乎却并无资金之虞。


公开资料显示,金唐奕丰为江苏奕丰广路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百分之百控股公司,而奕丰广路最终实际控制人则分别为在哈飞制造中担任监事的自然人文冬,以及江苏淮安盱眙县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据公开报道,哈飞制造法人、董事长,同时也是金唐奕丰总裁的于松涛曾多次在各地进行过新能源汽车项目考察。今年3月,于松涛造访江西上饶,并表示计划在上饶投入36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园、F2国际赛车场等项目;4月,重庆双桥汽车产业园项目签约,项目由金唐奕丰、哈飞制造及紫荆清远(重庆)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投资40亿元,将建设年产20万辆乘用车(含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基地。


不过蹊跷的是,如此雄心勃勃,且已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金唐奕丰,行事却颇为吊诡——其在工商资料中留存的电话为空号,亦未在114查号台登记。


“金唐奕丰的行为似有借新能源汽车项目跑马圈地之嫌。”有行业人士表示。


就在哈飞汽车股权转让挂牌到期的同一天,新的汽车产业投资政策出台。然而,这对于只剩下“空壳”的哈飞汽车来说,并不算什么好消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