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警句

如何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时间:2019-10-02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如何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当我们在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时,到底在说什么?

狭隘一点,或许是在说:善良的人,终会有一天发大财,要不就是长寿,或者既发财也长寿;而坏人,终会有一天破产,或者不得好死,甚至破产+不得好死。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是因为时候还未到。

也就是说,所谓的善报、恶报必须是某个实实在在的东西,真真切切的好处/坏处。所谓的长寿/短命都太虚了,没有真金白银来的实在。

现实好像很残酷,善良的人未必发财或长寿,甚至搞不好还短命;而坏人,似乎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报应,活得还不错,时候到底来不来,也没个谱。

就像另一句话说: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残酷到,有点让人失望。

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

是我们上当受骗了吗?

不瞒你说,我还真就觉得上当受骗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样。


直到有一天,我在学习《傅佩荣的西方哲学课》专栏时,有一位哲学家这样说到:你做好事,成为一个好人,这本身就是回报;你做坏事,成为一个坏人,这本身就是恶果——具体是哪位哲学家说的,是那一篇专栏文章,我已经不记得了,查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原文,但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样。

哲学家就是干这种事的,我们普通人想不通的事,哲学家早在上千年前就已经思考过,并且已经想通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习。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时,简直醍醐灌顶,之前的困惑,一下就全解开了。

你也好好体会一下这句话,看看有什么感觉。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一个好人。

只不过,有时候苦于现实的磨难,觉得当一个坏人,走一段下坡路,好像更容易,好像也没什么,并不会有所谓的报应。

我们的意志会松动,会想,他妈的,为什么只有我当好人?!我也想要金腰带!

凭什么,要我当好人,而不是他?为什么要我多理解他,而不是他理解我?


与西方哲学家相比,我们的孔老夫子也说过类似的一句话: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你不就是想当一个好人吗,现在你已经做了,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东西方哲学,早已经把其中的道理跟讲的明明白白。

你想成为一个好人,所以按照本心去做事,在做的过程中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是从哲学层面来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

现在,我们换一个角度再来理解一遍。从心理学角度来理解这句话,看能不能成立?


有这样一项心理学实验持续3年,研究5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女志愿者,她们的志愿工作是支持另外67名同样的患者。她们自己受过关于陪伴和心理疏导的训练,每周给这些患者打15分钟电话,为他们提供心理支持。

3年下来,这5位志愿者在生活满意度、自我价值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她们转移了对自己病痛的注意力、变得更加耐心和宽容,而且自己变得更有自尊和价值。其中一位女士说:“虽然还没找到治愈我的病的方法,但是我现在觉得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承受了。”

最让人震惊的是他们从助人中获得的收益——他们人生满意度的提升是被她们帮助的人的7倍,而且在今后的日子依然存在。

俗话说:善有善报,施比受有福——现在看来,这些古老的教诲或许不仅仅是文学上的美,还有更深的科学原理。


于是,科学家进一步找原因。

发现人们在做善事的时候,对他人表示关爱、支持的时候,会分泌一种“催产素”的激素。

听名字就知道它跟生孩子有关,是的,这种激素在女人生孩子期间会大量产生,帮助母亲舒缓压力、降低血压、更好地养育婴儿,是“母爱”的生理基础,催产素也被称为“拥抱荷尔蒙”。

除了生产期间,在平时,催产素让我们心情宁静、信任对方,甚至加速伤口愈合。

这并不是女性特有的激素,虽然名字叫催产素,男人体内也会分泌催产素,这是一种人人都有的激素。

我们体内还有另一种激素“皮质醇”,被称为压力荷尔蒙。

当我们怨恨、生气,感受到压力时皮质醇就会升高,心跳加速并且会进一步增强攻击性。短期来看,在遇到危险时皮质醇帮助我们自我防卫;长期来看,高皮质醇是骨质疏松、高血糖、学习能力减退的重要原因。

拥抱荷尔蒙催产素和压力荷尔蒙皮质醇,刚好可以相互抵消。


当我们向他人行善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在被善意的对待;当我们攻击怨恨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在大量分泌让人感到焦虑的压力激素。

善有善报,施比受有福——已经被心理学实验验证,它不再仅仅是文学上的美,也不再仅仅是道德上的说教,它有科学、理性的理论依据。

善不仅有善报,而且是一件做了就有收获,不需要等待就有回报的事。

—END—

-

上一篇:

你或许远远低估了“老生常谈”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