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

村里这户人家发现一幅奇画:画上树木,会自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时间:2019-10-03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村里这户人家发现一幅奇画:画上树木,会自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镇上过去有座大宅院,是最早的欧式房子,听说是清末一个大富商建的。后来这富商家道中落,败得一干二净,房子卖掉后住进去了十几户人家。我小时候常去那里玩,虽然到处都破破烂烂的,但依然看得出当初的奢华。

那富商姓胡,家里有一妻二妾。乾嘉时期,扬州富甲天下,当地的盐商发了财后好附庸风雅,专门收藏名家字画。

有一则佚事就是盐商智赚郑板桥,说郑板桥不愿给盐商写字,那盐商就假充文人墨客,装成与郑板桥偶遇,让郑板桥自己写下字画。

这佚事里,那盐商其实文化水准不低,可以和郑板桥谈论半天都让他看不出破绽。胡富商虽然也好字画,文化修养却不高,可以说是为富不仁,专门结好官府,强买强卖的事做了不少。他搜罗了不少精品,常常和一批同好共同饮宴,各自拿出珍藏的名画出来斗赛。

有一年冬天,他办了个羊羔酒会,顺便将新得的几幅董其昌、王时敏的山水画挂出来。会上,有人说起胡富商收集的古今名家已有不少,唯独缺了马仙墨的,殊为可惜。

那马仙墨是当地一个画师,名声也不是很大,但据说画可通神,如果能求得马仙墨一幅虎啸图挂在中堂上,家中不用养猫,老鼠全跑个精光。画老虎吓老鼠,听起来好像是个笑话,其实在市井阶层嘴里是种神话式的褒扬。胡富商听了这话,便夸口说下回定有马仙墨的中堂拿出来。

村里这户人家发现一幅奇画:画上树木,会自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只是马仙墨的性子古怪,一生未娶,也很少画画,倒喜欢炼丹。他的画有千金难求之号,胡富商虽然百般央求,马仙墨却总是不加理睬。开始胡富商还礼数不缺,两三回一过,他也被惹毛了,拿出做生意时的手段,买通了官府将马仙墨硬架过来,说是来了胡宅不画也行,但要留下一只手再走。

马仙墨到了这时候也没办法再硬了,胡富商的名声不太好,这种事他真做得出来,于是便答应下来。只是他有个要求,就是画画时不能有人看。既然他答应了,胡富商也就不再过份,让他独自在空着的后院呆着,门锁上后每天除了三次送饭,谁也不准开。

本来说好三天后开门,可是胡富商等不及,第二天就偷偷去看了看,只见一幅中堂上居然只画了一条大黑柱。见此情景,胡富商大发雷霆,将马仙墨打了一顿赶出门去。马仙墨年老体衰,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被打得半死,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什么话都不说。

俗话说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胡富商有钱有势,只要没出人命,他想干什么就是什么。马仙墨也知道这里呆不下去,便离开家走了,也不知到了哪里。那张画有大黑柱的画则被卷了卷,扔在胡富商后院。

过了一阵子,开春时,又到了饮宴的时候,那些商人见胡富商仍没拿出马仙墨的画,便有人说起风凉话来。胡富商冷笑着说马仙墨欺世盗名,其实什么也不会,画的东西根本狗屁不是。

其中有个人却说马仙墨名下无虚,他的画肯定有道理在,非要见识一下不可。胡富商无奈,只好将那幅大黑柱的画拿了出来。

村里这户人家发现一幅奇画:画上树木,会自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刚挂起时,众人都哈哈大笑,觉得这东西实在是开玩笑,但那个说马仙墨名下无虚的人仔细看了看,却大吃一惊,要胡富商赶紧把这画裱好。原来画上这根大黑柱的顶端竟然有几根芽发了出来,栩栩如生。

胡富商见了也大吃一惊,因为当时他明明看到就一根黑柱,别的什么也没有。此时他才明白这幅画果然是宝物,连忙让人精心装裱了挂起来。

随着一天天过去,天气转暖,大黑柱上的芽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长,成了一根根枝杈,到暮春时节,这幅中堂竟然成了一幅枝繁叶茂的大树图,看到的人都啧啧称奇。更奇异的是等天气转凉,这棵大树的叶子也越来越少,渐渐稀疏,等入冬时又成了一根大黑柱,就和树木落叶一样。胡富商却不担心,说第二年仍会长出来的。

果然到了第二年,这大黑柱上便又发出了新芽,但不知为什么比上一年少了许多。胡富商十分着急,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一年夏天,树上仍然长着不少树枝,可是比上一年却要少得多了。胡富商本来还想着,也许画上的树也有大年小年之分,谁知到了第三年,大黑柱上竟然连一根新芽都没发出来。而这时候太平军已开始北上,胡富商的生意大不如前,人们都传说是胡富商做人太恶毒,所以遭到了报应。

到第四年,这幅画也仍然纹丝不动,根本没再出现以往的盛况。这时,有好几个胡富商开着大分号的城市陷落在了太平军手里,他元气大伤,加上资金周转不灵,生意也越来越惨淡。

胡富商找了个号称半仙的算命瞎子算了一卦,那算命瞎子听完经过,便说那是因为马仙墨画的是幅分枝散叶图,本来可以助胡富商的运气,但因只画了两天,这幅画并没画完,只画了树干没画树根。无本之木,第一年,第二年还能生点芽出来,第三年就彻底断了生机。

胡富商一听急不可耐,想找马仙墨补完,可哪里还找得到这个人,胡富商的生意也越来越差,不但店铺统统关门,搜罗来的名画也一幅幅流失,最后竟然沦落到行乞为生。

这件事一直在镇上流传,虽然奇异,但这画也还留存于世。后来我问了一个学画的朋友,是不是真有这种事。他笑了起来,说其实说白了一文不值,马仙墨别的画作也有流传,但他作为画师并不算很出色,只是他有一手特别的绝活,就是在调色方面。

朋友用红外线扫描那幅大黑柱画,发现的确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的痕迹。一开始他也想不通,后来觉得,马仙墨很可能发明了一种特别的颜料,受热后显色,遇冷后又无色。

他按照不同温度显色的秩序将芽、树枝、树叶画出来,随着气候转暖,这些就依次显现,而天冷下来后又变成无色,看起来就像一棵大树随着季节变迁而发芽长叶落叶了。

至于第三年就不再有奇异,那应该是这种颜色易挥发。本来马仙墨还要在画上涂上一层无色的保护层,形成一层薄膜,但胡富商两天就拿走了,没来得及涂。过了两年,这些变色颜料都挥发干净了,画当然也再无奇异。所谓画有关气运,纯粹是迷信而已。

那时我听了也觉得他说得在理,马仙墨自号仙墨,又精于炼丹,很可能会发明变色颜料,可是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也无从得知了。

免责声明:【文字图片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作删除处理,我们只做分享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