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

露西:历史博物馆的一个回眸

时间:2019-10-07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刺客信条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原始社会


露西 (3,180,000 B.C. -)是科学家所能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化石,被誉为人类之母。


现代社会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呢?露西如果有生命,她会这样问。


我们的生活和你们的生活并没区别,一样是社会,一样是群体打猎,一样在穴居,一样在使用工具,一样的,并没有本质的改变。我们每天的生活都像末日,计划生育、房价暴涨、红黄蓝、杨永信、红毛幺舅、长春一苗……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打击是什么。就像你们遇见猛犸和恐龙。


从此跟你吻着桃花雪 /

从此跟你寄居一世洞穴 /

繁嚣街里远望原始社会好 /

爱像陈迹会出土 但没办法还原 /
——卢巧音《露西》

1974年,露西被科学家发现,命名为「Lucy」,同一年,卢巧音出生。


2005年,卢巧音发行《天演论》,其中一首歌就叫《露西(3,180,000 B.C.-)》,同一年,比露西的年代更久远的古人类化石被发现,命名为「露西祖父」。《天演论》里,卢巧音安排了许多女性角色,人类之母《露西》、《天外飞仙》落到地球上的外星人、《隔岸观音》的观世音、《敌托邦的拾荒姑娘》、以及女性文字《女书》里歌颂的女娲;他们往往又全带有悲剧色彩,露西‘最早’的身份突然节外生枝地就被新出土的露西祖父取代,飞仙被地球人视为怪异,观世音菩萨的前身是男性,江永县的文化遗产女书面临失传的命运,敌托邦的拾荒姑娘在暗无天日的未来社会艰难生存,……不论是精心、巧妙的设计,还是意外出现的小插曲,都构成了完整的悲剧,悲剧意味,引发更多的思考,超越了《天演论》作为一张粤语流行类唱片本身做音乐的意义,有更广阔的人文价值。是一本可以听的科幻小说。


人类之母露西在原始社会见证了人猿直立行走,使用工具,穴居生活,然而之后的人类文明演化历经了千万年,还是没有改变穴居动物的生活习惯,从山洞搬到了楼房。卢巧音来到现代,在埃塞俄比亚博物馆重遇露西,露西已经成为一个遗骨。《天外飞仙》可以穿梭时光,却没办法还原到原始社会的生活了。其实一切的实质也没有区别,生活没有改变。


博物馆


不想住在博物馆,只是想随便左顾右盼,看一看沧海桑田的展览,一场海枯石烂。



原始生活


经常在想,为什么一定会有社会,有集体化,为什么我不可以一个人生活在野外,离时代远远?绿林隐居怎样满足自己吃饭的问题?以及,既然世界这么丑恶黑暗,一切都不可挽回的走向《敌托邦的拾荒姑娘》、《1984》、《美丽新世界》的末世惨景,为什么不回到原始社会呢?初中老师说是因为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而现在,我回想起来历史上又有那么多战乱,原始人的战斗力很弱,太多问题只能大家在一个集体去解决。一个人要种植小麦水稻,制作工具,收获蔬菜果实-维生素,饲养动物或者打猎-蛋白质,过冬还需要囤积粮食,人的一辈子都在吃,一辈子要吃掉很多动物植物,原始社会或者离群索居的事情,想一想都只是幻想。没有办法,人的依赖性太强了,只是食物链的其中一环。



与其说我向往田园,倒不如说我是在反思工业文明对现代人生活的影响。工业虽然破坏了环境,社会虽然在人类集体化,个人的意志无法自由,我们却没有办法脱离它。社会和工业是两个概念,人类有依赖性,可能大多数人还感受不到这种矛盾。小时候想离开农村,去了城市,农村经过拆迁、改造,变成了丑陋的样子,我才能意识到失去的是什么。罗大佑的《鹿港小镇》唱“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都是我们的写照。我不是向往田园隐士,因为这种生活我更加适应不了,光是自己种麦稻都难。祸兮福兮,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轮回



「周而复始,轮回不息。」


卢巧音《天演论》结尾放置两首歌是粤语改编成国语:《阿修罗树海》和《露西(3,180,000 B.C.-)》。树海黑暗深邃,露西简单欢快,其他歌曲像《天外飞仙》、《敌托邦的拾荒姑娘》都比它俩好听,为什么单单选中了《树海》和《露西》做成国语改编的版本呢?


佛教相信人的灵魂会随着执念和前生积累的福报、孽债,投生到新的生命里,这就是轮回,受到因果报应系统的牵制。而宇宙中的文明,是不是也存在轮回现象,资源耗尽,能量衰竭,星球坍缩,奇点爆发,生命重生……


未来社会不见光速飞船,不见AI服务员,而是酸雨连天,土地干裂,一个没名字的拾荒姑娘在肮脏的黑色海水里默默的游走……


科技倒退发展,文明也将在消亡之后从零开始,生命以新的形式开始。


《天演论》的歌词本确切的说并不是一本小册子,而是一张纸。歌词纸撑开会发现,它前后呼应,首尾相连,仿佛一个轮回。


《敌托邦的拾荒姑娘》和大多数反乌托邦科幻小说《1984》、《美丽新世界》持一样的态度,然而它是一个悬念,究竟人类还会怎样?我想,国语版的《阿修罗树海》和《露西》就是一个很明白的线索:地球再度重生,单细胞、三叶虫、植物、恐龙、人猿、骑士、神明、现代人、未来人……



《露西》的遗骨化石重新被科学家挖掘发现,又出现在埃塞俄比亚博物馆;而人类也依然遵照《阿修罗树海》的丛林法则,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群体与群体之间的立场派别、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旌旗战鼓、宇宙文明之间的二向箔、水滴和太空舰队……



轮回的概念,《阿修罗树海》歌词里也有所暗示:“佛陀再次降落凡尘”。我们现在的文明,是第几度轮回了,轮回是宇宙大爆炸开始还是从地球出现细胞生命开始……也都还说不清楚呢。


生命从C基到Si基或以其他形貌重装上阵,千万次文明如流星陨落又如转世轮回,千万年只是一个刹那,历经多少次轮回,战争永不休止。



如果我遇到了Candy,她经历过地球的各个时代:原始社会《露西》、封建神权社会《步天歌》、现代社会《天外飞仙》、末法时代《敌托邦的拾荒姑娘》,……她交给我一个时间机器问我想去哪儿,我真的不知道去哪儿。原始社会旧社会没有卫生纸,就算我去了大明宫词和洛可可,上厕所很成问题;现代分为这个社会那个社会,不同的类型,只要还存在阶级和全力,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折磨着我的地狱;未来,又不可避免的走向敌托邦科幻小说里的悲惨的末世景象。任何一个时代都有相对的苦难和限制。


仿佛《阿修罗树海》绽开的那遮天蔽日的翠绿屏障,树干枝条编织天罗地网,恢恢杀来,我无路可逃。


演唱会



我站在学校后山的树林听着卢巧音的《阿修罗树海》,王菲的《无常》《末日》《野三坡》,窦唯的《窗外》,Depeche Mode《Enjoy The Silence》,忽然间就听懂了那些歌曲的意思。多年后,我去香港看了卢巧音的演唱会。画面从荒野森林,切换到旺角之夜。



万千宇宙,蕴含无数个你没听过或许又听过的故事。如果你似曾相识,说明你在另一个时空和我共同经历过,那是我们的集体回忆,就像我们一起听的粤语歌,一起看的香港电影。


这是其中一个平行世界,卢巧音的身份是一位名叫Candy的粤语歌手,不再是《天外飞仙》里到过月亮的外星人。


而我也知道,在同一时间内,在另一个《敌托邦的拾荒姑娘》的平行世界,多年后地球文明重生,生命重新演化繁衍,再度出现元谋人、蓝田人、山顶洞人、尼安德特人、智人、凯尔特人……卢巧音在埃塞俄比亚博物馆看见了一个名叫Lucy的古人猿化石。她对她轻描淡写的一个回眸,嗨,没想到又遇见你了。



卢巧音演唱会的第一首歌就是《天演论》里的《送魂经》。坐在台下,我心想,Candy你好,我又来看你的演唱会了,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Candy再见。



露西(3,180,000 B.C.-)(国)


填词:周耀辉

作曲:卢巧音


乱 在城市跑一圈 哪一个会如愿 我所有的欠缺 哪一天会完全

要多走一千里才接近乐园 还是我错在太过相信月圆 说爱就爱却永远太混乱

为你总会觉得太坚决 为你却又觉得心甘情愿 烦得我只想一直跑到原始的乡村 没有复杂的的感觉

和你从此吻着桃花雪 和你从此住在简单洞穴 在这个繁嚣城市渴望原始的缱绻 没有办法还原

乱 在我们的起源 哪一个会疲倦 历所有的战乱 哪种爱会残存

要退後多少年才接近乐园 还是我错在明白什麽是缘 说爱就爱却永远太混乱

为你总会觉得太坚决 为你却又觉得心甘情愿 烦得我只想一直跑到原始的乡村 没有复杂的的感觉

和你从此吻着桃花雪 和你从此住在简单洞穴 在这个繁嚣城市渴望原始的缱绻 没有办法还原

如果爱在捕鱼的小船 如果爱在黄土的高原 如果爱在那天没有了战乱

为你总会觉得太坚决 为你却又觉得心甘情愿 如果我就是露西 生于原始的乡村 没有复杂的的感觉

和你从此吻着桃花雪 和你从此住在简单洞穴 在这个繁嚣城市渴望原始的缱绻 没有办法还原



天演论

古今中外,博大精深。

巧思,故巧音。巧音,故巧在。

中国的厄修拉,女性的刘慈欣。

卢巧音用音乐诠释人类文明的演变历程。




乐评连载

出场人物:露西(已故),飞仙(卢巧音饰),观音,耶稣,女娲,笛卡尔,无名氏拾荒姑娘,露西祖父

故事场景:地球,树海,神庙,长生殿,敌托邦,博物馆

道具:飞碟,步天歌,女书,送魂经



《露西》:这个女人来自地球

《天外飞仙》:外星人的地球往事

《阿修罗树海》:探秘日本自杀森林

《隔岸观音》:神明画像

《天演论》:与王菲《寓言》的比较

《步天歌》:隋朝科幻

《女书》:女性主义的漂亮与颓败

《笛卡尔的长生殿》:思想永生

《送魂经》:死神的诗歌

《敌托邦的拾荒姑娘》:末日的时尚秀

《露西》:历史博物馆的一个回眸

《树海》:写在时间之外的往事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卢巧音Trip-Hop歌曲汇总



2005卢巧音压轴大作《天演论》

独立摇滚完书人类文明的演变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