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业

丢口红的老师首次发声:没结婚,无官员舅舅

时间:2019-08-12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付垚、张香梅/北京头条客户端


北京头条客户端1月18日消息,甘肃庆阳宁县8岁女童被同班男生伤害事件近日被广泛关注,根据女童金凤(化名)家人此前说法,女孩之所以受到伤害,与班级女老师萧琴琴(化名)怀疑自己的口红被金凤偷偷拿走有关。而据1月15日的官方通报称,金凤的受伤,和女老萧琴琴丢失口红之间没有联系,各方说法陷入罗生门。


18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见到了金凤的班主任老师萧琴琴,她表示,在事发的2018年12月14日上午,她确实曾经询问过8岁女孩儿金凤是否看到过自己的口红,而金凤在当天上午曾告诉萧琴琴,拿走了口红, 当天中午,金凤的家人也曾经找过萧琴琴,与她沟通过此事。但萧琴琴表示,金凤在当天下午被伤害时,自己正在学校的二层给高年级学生上美术课,确实不在事发现场,自己是在当天下午6点下班以后,才接到了金凤家长打来的询问电话。


萧琴琴所住的村庄 北京头条 图

萧琴琴说,2018年12月14日早自习时,她发现自己放在宿舍的口红不见了,寻找未果,在早自习结束后,她叫住了金凤,“我当时没有明确的说丢了什么,只是问她,是不是拿了老师放在宿舍的东西,金凤当时问是不是口红,然后说是自己拿走了,我和她说没关系,中午给老师拿过来就好了,就让她继续回去上课了。”萧琴琴说,“当天中午金凤的爷爷和奶奶相继带着她来到了学校,孩子家长说口红不是孩子拿的,我后来也就没太追究,校长知道后也针对这件事批评了我,我就让金凤继续回去上课了。”


萧琴琴说,当天下午的第一节课一年级是体育,而四五六三个年级是上美术,她当时在给三个高年级上美术课,在教学楼的二楼,而一年级的体育课在一层,所以自己当时并不知道一层发生了什么情况,“ 下午的第三节课是我给一年级上的语文课,当时金凤也在我的课堂上,但是她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和我说她被伤害了的事情。”


萧琴琴的家 北京头条 图

萧琴琴告诉北青报记者,事情发生后,她一直在配合各方面的调查,而针对网上有人说她“二舅是县教育局一把局长”、“公公原来是县长现在退居二线在人大上班”的说法,萧琴琴表示,自己的母亲只有一个哥哥,现在在务农,自己就没有“二舅”,而且自己现在刚刚20岁,还没有男朋友,也根本就不可能有公公。


萧琴琴的二叔告诉北青报记者,萧琴琴一大家人都是生活在农村,除了留下务农的就是在外打工,经济条件并不好,萧琴琴从小也是在农村长大,后来去陕西宝鸡读了中专,学的幼师,毕业后换过几份工作,去年得知杨庄小学一名老师休产假,需要聘一名临时教师,才去到的杨庄小学,一个学期的收入是6000元。


“本来计划着这次临时聘用到期了,再去读个大专,以后继续从事教育行业,但是现在出了这件事,压力挺大的。”萧琴琴说,“现在我只希望有关方面更详细的调查结果能够公布,还原事情的真相。”


此前报道:

女孩下体重伤,是不是“班主任教唆的”?

澎湃首席评论员 沈彬


15日当天,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有关部门通报了“8岁女童被打致下体出血”一事的调查结果:女孩赵某某系被两个一年级男生用笤帚把对赵某某的下体进行乱打乱戳,致其下体受伤。因两人年龄未满14周岁,不予处罚,责令监护人严加管教,并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校长、副校长被免职。


这个调查结论与之前孩子家长和孩子的自述相差巨大。之前孩子家长称:赵某某的老师肖某某丢失了一支口红,认定是赵某某偷的,当天下午把其奶奶叫到学校索要赔偿几百块钱,之后,不仅老师对其殴打,还叫了多名同学参与殴打,同学把她的裤子脱掉,用教鞭戳捅她的下体,老师就站在一旁看着。甚至女童当着镜头控诉:“老师怀疑我把她的口红拿走了”、“老师先踢了我下面两脚,又让同学用条尺打我,还让一个男同学把教鞭倒着捅进去。”


澎湃新闻记者 谢煜楠 编辑 张兆亿 视频来源 网络 责任编辑:周宽玮


官方调查的结论,直接绕开了孩子一家有关“丢口红”、“骂小偷”、老师教唆学生伤害女孩的指控,之前被顶在风口浪尖上的班主任肖某某“全身而退”。


的确,家长一方指控有待证实,不排除有夸张的可能性。但是,面对家长的严厉控诉和官方结论的“两张皮”,子丑寅卯的事件细节无法对应。躲避疑点和冲突,不是对真相负责的态度;转身不回应孩子的带泪控诉,抛出一个“杀伤力最小”的结论,也是在怠慢公众的知情权。一个女孩小小年纪就遭到了难以想象的摧残,事件的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有强有力的证据固定。


受伤女童婷婷(化名)在医院接受治疗。视频截图


首先,老师有没有丢口红?这和孩子被打之间有没有关系?


这是可以通过监控视频、证人证言佐证的:事发当天,班主任有没有把孩子的奶奶叫到学校?有没有提丢口红的事情?当时,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所谓的“男同学捅刺女孩下体”的事情?发生了,班主任有没有主动告知家长?为什么是放学后才由家长发现孩子裤子上有血?到底谁在撒谎,这是不难证实的。


其次,宁县公安县、教体局是怎么得出目前的结论的?依赖的是什么证据?


比如,老师有没有当众羞辱、教唆殴打孩子?捅伤孩子下体的到底是笤帚还是教鞭?凶器有没有做DNA、血型鉴定?这是一起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暴行,对于班上的同学、学校老师做背靠背、一对一的询问,不难形成证据链,查清事实。宁县官方到底通过哪些证据认定,这就只是同学之间的伤害的?


要说明的是,不满14周岁不能够承担刑事责任,但是教唆未成年人犯罪,却是刑事犯罪。《刑法》第29条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如果孩子的指控是真实的话,班主任教唆班上的同学对其殴打、甚至捅刺其下体,班主任本身就是“教唆犯”,是要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的。任何企图包庇这种教唆犯罪行为的,也可能构成包庇犯罪。


这起案件对一个八岁的女孩来说,带来的创伤可能是不可逆的,抚慰这颗心灵,平复公众的愤怒,最好的方式是全面查清真相。


就目前来说,官方公布的这个调查结论,并没有证伪受害孩子提出的“老师教唆学生殴打她”的疑点,恐怕难以服膺公众的期待。还是希望当地能够给出更多让人信服的证据来澄清疑点。如果真是老师“教唆”的刑事犯罪,也别指望通过免职校长过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