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饰

三线城乡非爱情故事

时间:2019-08-10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阿娟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路上空无一人。11月的夜晚,风有点大,她裹了裹大衣,走进夜色中。

这样的日子已经是第6年了。

阿娟已经进城6年了,在一家酒吧里工作。每天晚上六点是她的上班时间,她习惯了在拥挤的地铁里和熙熙攘攘的下班一族挤地铁,也习惯了在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独自赶路。


今天有一点不同,她被喝醉了酒的客人泼了一身酒,裙子湿哒哒黏在身上。在不停闪烁的霓虹灯下,她显得格外狼狈。这几年遇到的这种事不少,有仗着有钱对她毛手毛脚的客人,也有喝得醉醺醺蛮横不讲理的客人,还有拉着她蹲在酒吧门口吐得稀里哗啦的客人。

一开始她不知所措,只能尴尬沉默,后来经历得多了,她也习惯了。或者是麻木了。

她在抽了几张纸巾,在衣服上简单擦了一下,走出了包间。

“你他妈动作快点,别在这碍眼。”她一出门就撞到了新来的部门主管。


她没说话,回了休息室拿了自己的包和衣服,走到了酒吧后门。

巷子里响起打火机的声音。连续打了几下,她做了个投篮的姿势,把没油的打火机投进了垃圾桶。

“要火吗?”说话的是新来的一个酒保,长得瘦瘦小小,染着棕色的头发,银色的耳钉在夜里一闪。

她看了一小酒保一眼,没说话。

突然音乐声和呐喊声大了起来,看样子是有人开门出来了。紧接着,“你他妈在这里干嘛?老子给你钱让你在这偷懒?”是巡视的主管,“再不滚进去,你就收拾东西走人。”

骂骂咧咧的声音慢慢变小。

“听说他是老板的小舅子的表弟。他刚刚看到你了吗?你要小心点。”小酒保小心翼翼站了起来,扯了扯衣服,“这个给你吧。”

他飞快地把打火机塞到阿娟手里,然后低着头不敢再看阿娟一眼,赶紧进去了。

阿娟就着门缝的灯光看了看手里的打火机。是小卖部买一块钱一个的那种。她笑了,随手把打火机丢包里,然后拿出手机。


她看到手机里不停弹出妹妹晓丽发来的微信,“姐,你快回来吧,你不在家我过两天就要去学校了,爸妈怎么办啊?”

“你干的那个工作,现在村里的人都传开了,别人都看不起我!”

“你怎么这么自私!!”

“大娟!你要不要来和我一起干!现在卖猪肉可真的赚钱!”妹妹愤怒的斥责的信息里,夹杂着她的小姐妹阿美发来的信息。

她想了想,把打火机扔到巷子更暗的地方。

和阿美一起去卖猪肉算了。

反正这几年也没赚到什么钱。

瞎几把乱编的故事,不会有雷同,

(疯了怎么可能有人和我一样无聊)




ZhangRich888

易燃|易爆|神神叨叨

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