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饰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I

时间:2019-08-10 来源:老冯说说生活

霍乱时期的爱情  I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链接:https://v.qq.com/x/cover/aibwpjr0m18xsbt.html?

一本好书:2018-11-05 第5期:王洛勇演绎《霍乱时期的爱情》

书籍简介

《霍乱时期的爱情》

 作者是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José de la Concordia García Márquez,1927年3月6日-2014年4月17日),它是马尔克斯获诺奖后的第一部作品。

  主人公:弗洛伦蒂诺·阿里萨;费尔明娜·达萨;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

  小说以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南美为背景,以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和费尔明娜·达萨半个世纪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期间贯穿了少男少女的爱,夫妻之间的爱,私通的爱,遭到拒绝的爱,露水夫妻的爱,胆怯的爱,性爱,不快的爱,礼貌的爱,放荡的爱,远方的爱,老人的爱,蠢人的爱,霸道的爱,传教士的爱,杂技演员的爱,不育的爱,偶然的爱,失望的爱,疯狂的爱,理智的爱,死后永恒的爱等等爱的主题。

  国内外研究状况:该小说一直以来受国外文化界和评论界的热捧,但国内学界对这部小说的研究相对薄弱,在研究视角和方法上,第一是选题集中于“爱情——疾病——死亡”的主题上,或探讨该作品的伦理意义;第二是对三大主人公人物形象的分析和对书中关于气味的嗅觉描写等具体意象的研究;第三是与马尔克斯其他作品的比较研究、与其他作家作品的对比研究等,也有一些是基于女性主义视角、弗洛伊德自我、本我和超我的人格结构理论视角的研究。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那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叶芝


     全书以莱昂德罗·迪亚斯的一句话起头:“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花冠女神”就是费尔明娜。两人之间的故事似乎总是有特定的气味来连接,栀子花香味的爱、苦扁桃味的孤独、酸腐味的衰老与死亡等等。如此看来,“爱情——疾病——死亡”的主题和香、臭的气味之间便是对应的。实际的花香总是伴随着愉悦的体验,就造成了嗅觉记忆的强化,因此弗洛伦蒂诺只要一回忆起那花香,就能想起与费尔明娜的愉快的经历。

     气中蕴含着对彼此的吸引,气味也可以透露人的心理变化,气味的流动性与回忆当中的意识有着相同的特点,气味如丝线般将弗洛伦蒂诺的爱之初体验、中年之孤独、老年对死亡的恐惧无形地串联好了。一些学者把深爱的情侣能够从嗅觉方面获得性满足称之为“嗅恋”。现实中两人的时空上的分离,并没有使阿里萨忘记那个香味,当他们两人不再有切身的利害关系时,反而能更惬意地按照自己意愿审视这段恋情。同时,时空的隔离也增加了嗅觉记忆被重复提取的可能。在审美心理学看来,这是一种“移情”现象,把对恋人的思念之情转到了气味上。审美移情本质上是“一种对象化的自我享受”,弗洛伦蒂诺的记忆中的花香是对象化了的审美客体,随着他的心理起伏而变化,人和香味达成了某种情感交融,弗洛伦蒂诺陷入了感情困境时花香就淡了,重新获得爱的激励时,花香又变浓了,以至于弗洛伦蒂诺思念费尔明娜的时候竟饮香水以寄相思。除却气味,书中还有一面特殊的镜子,仅仅因为那面镜子曾倒影过费尔明娜的镜像,他竟把这面镜子给买了下来。

《春山夜月》唐·于良史 

春山多胜事,赏玩夜忘归。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

南望鸣钟处,楼台深翠微。


      这本书描写的费尔明娜与弗洛伦蒂诺的爱情最后在那艘挂着霍乱黄旗的船上超越了孤独与死亡,弗洛伦蒂诺给出了他准备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日日夜夜的答案,Forever。

      对于这本小说除了有气味的解读,还有关于灵与肉的解读。除了在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得以体现,还有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劳伦斯的《儿子与情人》等等著作当中都有值得探究之处。

      弗洛伦蒂的爱情在灵与肉的网格中,可以分成:1、灵的忠诚;2、肉的放纵(生命之轻);3、灵与肉的统一。首先从头至尾,弗洛伦蒂诺对费尔明娜在灵魂上是百分之百的忠诚。在等待费尔明娜的那五十三年里,他与六百二十二名女性发生了关系,整整记录了25个本子。“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弗洛伦蒂诺支持着自己的灵魂之爱而放纵自己的肉体之爱。在前两个阶段中,弗洛伦蒂诺与费尔明娜的爱情,灵魂和肉体是分离的,却在第三个阶段得到了结合统一。爱情是广泛而宽容的,情与欲不应该截然分开,但灵和肉是可以分离的,即使是单纯灵魂上或单纯肉体上的情感、抑或是灵的忠诚肉的放纵都算作爱情的一种,但最美好的爱情则是灵与肉的统一,或者说是真正的爱情使得灵魂和肉体得到了统一。

      出于尘归尘、土归土,我们最终也要面对衰老死亡的现实认知,人们往往选择相信伟大的爱情永恒的、不死的,因此很多的小说、影视文化作品都很乐于去描绘这样的故事。马尔克斯的这本小说描绘的是与乌托邦相反的现实,霍乱时期的爱情,充满了虚伪、偏见、瘟疫,是从属于梦幻世界中的超越现实的爱情当中的,这也就是,月亮?还是六便士的权衡与选择的话题了。


以上是第一部分,主要是在对这本小说进行初读之后的一些想法,大致是以介绍性的文字来描述,第二部分将继续展开。

参考资料:

胡松杰,《霍乱时期的爱情》:弗洛伦蒂诺爱情的灵与肉,名作欣赏/小说论丛,117-119。

孟敏芮,《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的气味,荆楚学术/文学天地,52-55。

杨丽莹,(2017),《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的嗅觉叙事,文学研究,17(7),79-80。

假期愉快!!

相关阅读